第317章 程医生,快给我来一针
书名:港九本色 作者:钟离昩 本章字数:5041字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2:28

“别追了!”

钟文泽看着正要追出去的周克华一行人,制止道:“这么大动静,一会差人就要来了。”

“撤!”

周克华只能心有不甘的收回了脚步,上来扶着钟文泽快速的回到了车上,驱车离开。

在他们走后没多久,接到报警的差人赶到了现场,看着满是弹孔的现场一时有些错愕。

整个现场。

除了弹孔以外没有留下任何一个弹壳,只能隐约看到残留的血迹。

这到底是两伙什么样的角色在对拼?

各自都收走了退下来的弹壳?

····

南山里别墅。

一直在这里等候消息的龙四宋子豪等人立刻围了上来,把人给搀扶拉进来。

宋子豪眼皮子一跳,看着钟文泽后腰血染红的衬衫:“你受伤了?”

“问题不大。”

钟文泽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脱掉血染的衬衫:“晚上这伙枪手不是简单角色。”

哪怕是自己最精锐的小六六人团队,前后包夹的局面下,硬是没能留下一个人。

伤势比他想象中的要恶劣几分。

腹部的伤势倒也还好。

后腰的擦伤就深了,翻卷的皮肉看上去有几分狰狞触目惊心。

宋子豪眉头一皱:“得缝针。”

楼上。

李芸欣正跟梅姐有说有笑的下来,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腰间染血的钟文泽。

两个女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一脸紧张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步伐加快。

“阿泽,你怎么了?”

李芸欣推开外围的周克华,看着钟文泽后腰的伤口,大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雾蒙蒙的:“怎么会这样。”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白皙的手掌伸在空中,想去触碰又不敢:“刚才出门的时候不还挺好的吗。”

“没事。”

钟文泽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擦伤,擦伤。”

“先处理吧。”

梅姐则表现的更加冷静。

她接过小六手里的医药箱蹲在钟文泽面前,把披散的头发扎成丸子,手法娴熟的开始给他处理起伤口来。

“后腰的伤口得缝针。”

梅姐的眉头一下子皱的更深了,精致的脸蛋上流露出一丝冷色,看向周克华,沉声呵斥到:

“表皮都撕裂了,为什么不直接送阿泽去医院?不及时处理会留下大疤痕的。”

“我...”

周克华低着头,没有说话。

“行了,我以为没什么大事。”

钟文泽摆了摆手,示意梅姐不要较真:“去吧,那现在去医院处理一下吧。”

“算了。”

梅姐自然能看出来这伤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刀伤,因为伤口一点都不平整。

她起身挂了个电话出去,给了个地址让周克华出去接人。

钟文泽当初在规整布局别墅的时候,就特地设立了专门处理伤口的无菌室,现在正好用上。

十五分钟后。

周克华领了个手里拎着大医药箱的年轻女子进来。

众人下意识的看去。

年轻女子身材高挑,一头烫着羊毛卷的秀发自双肩批落,秀发之下那张脸蛋,白皙精致,不苟言笑。

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属于那种特别高冷的角色。

年轻女子先是看了看大厅里的众人,与梅姐打了个招呼,来到在病床上躺着的钟文泽面前。

“哦?是你?”

年轻女子扫了眼钟文泽,挑眉道:“你这个大佬当的不怎么样啊,这一次竟然自己受伤了?”

年轻女子正是上次给小六处理伤口的程小西。

早在当初别墅筹备的时候。

钟文泽就一直在跟程小西沟通,想让她成为南山里别墅病房的顾问医师。

只不过程小西一直都没有答应。

即便是有着梅姐这层关系,程小西都没有松口,今晚接到梅姐的电话以后,还是来了。

程小西把箱子放在一旁。

撸下手腕上的黑色发圈咬在嘴里,双手自后颈把披散的秀发拢到一起,熟练的盘成了一个小丸子。

白大褂下,程小西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再次提升了几个档次,更显得几分干练,与那高冷的气质相匹配。

周围的几个男人忍不住的多看了她几眼。

她这才打开一旁的金属医药箱来,里面整齐摆放着一套专业的缝合器械,开始穿戴手套等用具。

一切准备妥当。

她挺起胸膛站了起来,弹了弹手里的麻药针管,冷冰冰的说到:“其他人都出去吧。”

李芸欣拉着钟文泽的手臂,不肯松开。

程小西挑眉,再次轻呵:“出去。”

相比起李芸欣这种素雅的女孩子,程小西的性格就要更加的火爆了。

“你...”

李芸欣跟程小西不认识,对她这个粗暴的态度有些不开心。

“你什么你?”

程小西戴着口罩,与李芸欣面对面看着,挺了挺胸膛,白大褂下的规模清晰可见。

“你来?”

她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冷艳:“再拖延下去,就错过了伤口的最佳缝合期。”

“到时候就算是在我的精湛的缝合术面前,也肯定会留下难看的伤疤。”

“你...”

李芸欣顿时无语,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梅姐拉着她往外走,劝说到:“芸欣啊,小西的缝合术确实非常不错的,听她的吧。”

“对对对。”

小六跟着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程小姐的缝合术确实好,当初就是她给我取出的子弹,伤口没有那么难看。”

“请叫我程医生。”

程小西却并不领情,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目送着他们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无尘消毒室。

消毒灯打开。

灯光下。

尖锐的针头流出两滴液体来。

程小西针头一转,对着钟文泽直接插了上来。

“等...等一下!”

钟文泽连忙挡住,示意她不要插:“那什么,不用给我打针了,我不需要。”

程小西有些意外了:“这是麻药。”

“不需要。”

钟文泽再次拒绝。

他的脑海里,想起了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教科书里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画面。

一个军人眼珠子坏死了,需要做手术把坏掉的眼珠子取出来,顺带着把腐烂的息肉割掉。

但是。

由于眼睛的位置与大脑已经很近了,他怕打麻药对自己的大脑造成伤害,硬是坚持着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完成了手术。

术后。

这位军人保持着清醒,淡淡的说到:“你总共给我割了八十二刀。”

所以。

钟文泽这个时候,决定要向这位军人学习。

“你确定?”

程小西还是有些不确定的说到:“不打麻药的话,一会缝合的时候会很疼的。”

“确定以及肯定。”

钟文泽无比坚决的点了点头:“打麻药会影响我的身体反应,所以我不需要。”

程小西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无所谓。”

她一脸无所谓的一耸肩,还真不给他打麻药了,拿出药水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清理伤口的环节,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疼的,但都被钟文泽给忍受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缝合了。

程小西操控着缝合器械,下针前特地看了看一脸淡定的钟文泽,开始缝合。

随着第一针下去。

“啊!”

叫声随之响起。

“停停停!”

钟文泽直接喊停,龇牙咧嘴的说到:“大美女,你还是给我来一针吧。”

程小西不知道为何,看着龇牙咧嘴的钟文泽,直接就被他给逗笑了。

口罩遮住了她的脸,看不到笑容,但是那双眼睛中,确实笑意流过,低声骂道:“傻佬!”

手上动作却是不停,跟着第二针穿过。

“啊啊啊啊!”

钟文泽就差从床上跳起来了,一脸我怕疼的表情看着程小西,催促到:“快快快,打针打针。”

“快给我来一针,我还能抢救一下。”

“哼!”

程小西憋着笑,轻呵到:“现在要打了?不装了?”

“不装了不装了。”

钟文泽直接求饶,再没有之前的坚定:“我这不是想着学习下以前课本中军人不打麻药取眼球那坚毅的一面么。”

“算了算了。”

“那是大佬才能坚持的东西,我就算了,不学了。”

“噗!”

程小西没绷住,笑出了声来。

显然。

她也是听过这个故事的。

这才罢手转而重新给他打局麻:“有时候呢,佩服别人是好样的。”

“但要想学别人,那可没那么容易学的。”

“是是是。”

钟文泽点头如小鸡啄米,老老实实应承。

“不过呢。”

程小西话锋一转,跟着说到:“知道自己撑不住,还能不强行假装,也算是迷途知返了。”

钟文泽龇牙笑道:“这句话算不算是夸我的。”

“呵呵。”

程小西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打完局麻以后,继续开始着缝合工作。

“诶,说真的。”

钟文泽双手手背枕着下巴闲的无聊,斜眼往后看了看:“程小姐,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啊。”

程小西纠正道:“请叫我程医生。”

“是,程医生!”

钟文泽有些无语:“不知道程医生有没有兴趣啊?”

“呵。”

程小西轻笑一声,手上动作不停,冷冷道:“来你这里专门为你们服务么?”

“我说真的。”

钟文泽的脑袋往后转了转:“我能给你想要的东西。”

“钞票?”

程小西翻了个白眼:“钟老板能给多少啊?”

“庸俗!”

钟文泽哼哼一声,回过头去看着眼前正前方:“按照程医生这个本事,给多少钞票,那都是对你的侮辱。”

“我们看事情,永远都要以升华的眼光去看。”

他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钞票这是一方面,但是根据我的了解。”

“程小姐并不喜欢那些大医院的氛围以及乱象,你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自己的诊所。”

“规模不大不小,但基本的设施设备都有,自己亲自负责,能救人与危难之中。”

“而我,就是帮你实现梦想的那个男人。”

“咔擦!”

程小西缝合完毕,把线剪断,并没有回答钟文泽,把用过的器械丢进垃圾桶,进而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你在你们家排第三,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

钟文泽也不在乎,继续自顾自的说到:“你的二姐程小南找了个混社会的男友乌英,但是乌英最近摊上事了。”

“他在外面被人设局做了赌局,欠了一屁股债,这笔钱很大,不是你们能帮的了他的。”

“你二姐对乌英的感情很深,不愿意抛弃他,而你们这做姐姐妹妹的自然也不会放任着你们二姐不管。”

钟文泽侃侃而谈,说出了自己掌握的情况:“所以呢,你们一直都在帮他们,但是你们帮不了他。”

“高利贷,多高的利息啊,哪怕你是在诊所工作,每个月那点钱也不够几天利息的。”

“伤口缝合好了,跟你说下注意事项。”

程小西听着钟文泽的话,并你没有去接他的话,而是自顾自的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伤口不要沾水,这几天就不要洗澡了,另外,香烟这几天最好也不要再抽了。”

“每天注意换药,另外我每个三天会过来查看一次。”

“谢谢程医生。”

钟文泽身上的那股麻药的劲还没有退去,索性躺着不起来,继续说着自己没说完的话:“要想解决乌英这个麻烦,还是得用不正常的手段,我可以帮你。”

“只要程医生开口,这件事我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你在调查我?”

程小西收拾东西的手指一顿:“你要拿这件事来跟我做交易?”

“调查谈不上吧。”

钟文泽眨巴着嘴,跟着说到:“我这是在了解你,我要想挖动程医生,那肯定得先了解你才行啊。”

“至于说什么交易,可不是什么交易。”

他摆了摆手,否认到:“不管你愿不愿意来我这里为我做事,我都可以帮你们解决掉这个欠债的问题。”

“呵呵,我谢谢你。”

程小西冷笑一声,并没有再搭理他,把收拾好的医药箱扣上:“医药费给我结算一下。”

“多少?”

“一万三。”

“扑街啊,你这是黑医啊。”

“我黑?”

程小西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就炸毛了,好像挺在意黑医这两个词似的:“大晚上的,我上门出诊,这不要辛苦费啊?”

“还有这些器械,都是一次性的,不要原材料来买啊?”

“再说了,你这个伤口,我可是给你用了上等的美容线,这么好的线再搭配上我这一流的缝合术,等后面伤口好了以后,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疤痕。”

“光缝合术这一点,收你一万就不过分了。”

说着。

程小西特地拿过镜子来,反射着给钟文泽看他后腰已经缝合的伤口。

“哈哈哈...”

钟文泽咧嘴笑了起来:“跟你开个玩笑的啦,钱我早就让他们准备好了,三万块。”

“你是个好医生,光刚才那几句缝合后注意事项的嘱咐,就值一万块。”

“哼!”

程小西脸色缓和了几分,眼神中原本那凌厉也淡了几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