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这笑容,就由我来守护
书名: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本章字数:5197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07:29:01

“啪嗒啪……啪嗒嗒嗒啪啪啪……嗒啪!!”

“啊啊啊……干他妈的……干死你……”

“哇哈哈哈……”

“呜呜呜……妈的……”

能接连不断发出这种声音的只有一个地方——

酱爆的码字屋!

这个房间内,不仅音效很特别,视觉效果更加震撼。

码字中的酱爆,无论是手指的震动幅度,还是喜怒哀乐的情绪,起步就是野犬的十倍。

大哭大笑,大悲大喜,大开大合。

不时还砸一下鼠标。

不是20多块钱的双飞燕,真顶不住这个。

以至于,外面敲门的人几乎用踹开的力道他才听到。

抹着眼泪开门一看,来者是个西装革履的家伙,应该是租房时的中介。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眼镜秃顶。

酱爆看到他们便是一脸烦躁。

西装男看着酱爆脸色也不咋好。

“你不是程序员么,我咋听着像是拍动作片呢?”

话罢,他便拱开酱爆,引着后面的小秃顶进了屋。

“就是这个单间,月底到期,随时入住。”

小秃顶倒是很讲礼貌,冲酱爆笑着点头问好。

“你好你好,同行同行。”

酱爆却是一愣,上前拉住了中介:“我到期了??”

“就到月底啊。”

“不是……怎么不通知一下?”

“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你不回,APP也不看,敲门也不听,你让我怎么办?”

“得得得,那我续。”酱爆烦躁地拿起手机。

“抱歉,几个与你合租的人都投诉了,还有人报警说这屋是个神经病,我们也没办法了。”

“???”

“就这样吧。”中介说着冲小秃顶道,“你看看吧,现在有点乱,你来之前我们会做彻底清洁和消毒的。”

“够用,够用。”小秃顶扫了眼单间,看到电脑屏幕,手猛地就是一抬,冲酱爆道,“兄弟是码字的???”

“啊,瞎码……”酱爆气场瞬间丧失,挠头干笑道,“主要还是码代码,偶尔码码字。”

“笔名是?”

“别提了……你赶紧看你的……”

“哎,难免都有困难期么。”小秃顶转而冲中介道,“他要续租我就算了,房源又不是这一处。”

“您……那您可真是好人……”中介微微愣了一下,这才冲酱爆道,“兄弟,你这边早就过了续约窗口了,现在这个单间就挂在网上,你要真续租,我就帮你做做邻居工作,再凑合凑合。”

“好,多少钱?”酱爆这便握着手机查起余额。

“半年一交,15800。”

酱爆看着屏幕上的2815.33,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收起了手机。

“行,回头去你们店里弄。”

中介却抢过了节奏:“现在跟我这里交就可以,合同都是电子的。”

“我再想想……”

“那你想吧,这个房源反正一直都挂着呢。”中介说着又转向小秃顶,“朋友,我跟你实话实说,这个是性价比最高的了,别的都没这个抢手,你现在不决定,过几个小时我同事就能带别人来。”

“唉……”小秃顶却是一叹,摘下了眼镜,“得了,这兄弟也不容易,咱别演了。”

“……”中介脸一狞。

瞪了酱爆一眼后,这便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酱爆则是满脸问号。

“兄弟,我是托儿。”小秃顶傻兮兮笑道,“对街那家店的,就是来吓唬你赶紧续租的。”

“哈?!”酱爆这才反应过来,狠狠拍了下头,“社会也太他娘的复杂了吧?!”

“唉,我们这算什么,这都是最轻的。”小秃顶说着走进了单间,“我能瞅瞅你的书吗?”

“嗯……起航上直接搜吧,《撕裂地平线》。”

“稍等啊……”

小秃顶就此戴好了眼镜,拿出手机,当场认真翻看起来。

这一看就是十几分钟,外面的同事都忍不住先走了。

直到酱爆提醒,小秃顶才放下了手机,满脸亢奋地点了点头。

“值得写下去,我加收藏了。”

“多谢……”

“兄弟,这不是客套。”

小秃顶紧盯着酱爆道。

“现的书全他妈写给小孩子看的,给我们老书虫看的不多了。”

“我们老书虫虽少,但碰到难得的书,一定看正版的。”

“我也只是打工的,盟不起,但只要你保持水平,订阅还是没问题的。”

“好多人书不到一定数字也不会看的,你再多写写。”

“老子看十年起航了,真的,就你这水平,50万字一定起来!”

酱爆看着小秃顶,虽然有些感动,但还是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多谢了……那我可以先续一个月房租么?”

“这个店里规矩不允许,一般房东也不接受……”小秃顶跟着抓了抓头,抓着抓着,突然抛光一般亮了起来,“对了,我听说有的作者合租的,不仅便宜一些,一起码字还能互相督促,你可以找作者同行问问,就你这本书的质量,缓你一两个月房租等稿费,没毛病!”

酱爆也是跟着提了个神:“有道理啊。”

“那你快想办法,我不打扰了。”小秃顶这便笑着朝外走去,“刚刚打赏了你50,就这么点支持了,加油吧!”

“我操,没必要啊兄弟。”

“嗨,都是缘分。”小秃顶走到门外,拉着门哈哈一笑,“将来成了大神记得提我一嘴。”

“十嘴都行!兄弟怎么称呼?”

“真名就算了……”小秃顶说着,略显神气地抬了抬眼镜,“书友群里,大家都叫我无名,专推小众书的就是我了。”

“无名……无名……”酱爆若有所思片刻,忽然拳掌一击,“……不要称他的名,他便唤作无名!有了!有逼格的无名英雄角色有了!”

“牛逼啊大佬!这他妈就有了?”

“不说了,我去了,兄弟!”

“干起来啊!”

……

另一个城市的小卧室中,一个女孩正对着电脑冥思苦想。

妈妈就靠在她身后的床头,一手一手刷着短视频,嘴里也叨叨个不停。

“你也不出去走走。”

“一天到晚就知道对着电脑待着,能待出什么来?”

“你在学校不会也这样吧?”

“做人最重要的是交际啊,年糕。”

“可别跟你爸似的,就知道闷头搞那点技术,啥好事都捞不着。”

“妈!”女孩忍无可忍回头道,“你再说我回学校住了。”

“哎哎哎。”妈妈赶紧赔礼,“都憋半年了,你这不好不容易回来,念叨念叨你又不吃亏。得得得,家里待着挺好,养身体,你看你现在,多结实。”

“结实???”

“那……丰满?”

“妈你出去跳跳舞好不好?!”

“行行行,我溜达溜达再回来……”妈妈笑着起身,不经意间扫向了屏幕,“呦,你也看小说?”

女孩赶紧切屏。

“嗨,网络小说谁不看,我刷视频的时候就老出广告。”妈妈晃着手机道,“你看的不是网页吧,是免费的么?好看也发我一份。”

“???怎么能看盗版!”

“有免费的干嘛不看啊,你不也看?”

“啊啊啊啊……”小糕抓了抓头,自暴自弃一样说道,“我这个不是盗版,我在自己写!!”

“???”妈妈一怔,“我看的也是你写的?”

“那是别人写的,我在别的平台。”

“那……你那个平台,它免费么?”

“…………”

“你就告诉妈妈,写这个真能赚到钱的么?”

“写得好就能。”女孩义正辞言点头道。

“那你把书名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发短视频宣传宣传。”

“还是算了……”

“唉!你张阿姨他爱人,就那个傻老头子,看这个一不小心花了好几百,我主要转给他看,那傻老头憨得很。”

“那也不给。”

“哦……”妈妈瞄着屏幕底下的标签道,“我……的……巨龙女友……知道了,这就发。”

“啊啊啊啊!!”女孩捂屏幕已经来不及了。

“客气啥,当妈的不得能帮就帮?”妈妈这便飞速地点起手机,“你要干这个能挣到钱,还真别往护理上靠,有编制是好,但累过头了,咱家也不差你那点,健康最重要。再说了,干这个搞不好也能往编剧上靠吧?”

女孩看着老妈,早已目瞪口呆。

嘴确实是碎了点……

但竟然……

这么随便的就答应了?

“妈妈!!”

“嗯?”

“好妈妈!”

“你干嘛,不嫁人可以,那也不许啃老啊!轻点你轻点……哎呀你看,推书发错了吧……发‘女人退休一枝花’里了。”

“?!?!?”

……

小书房中,丈夫对着屏幕,落指沉稳而又有节奏,嘴里不时念叨着异国的语言。

突然……

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丈夫神色一凛,将屏幕切到工作汇报后,方才应了敲门声。

妻子打开门,端着一盘小西红柿了进来。

“科长,吃点水果吧。”

丈夫无奈摇了摇头:“不是说不要打断我写报告么……”

“可科长不吃,我们群众哪敢下口啊?”

“妈妈骗人!”门外立刻传来了小女孩的呼喊,“我都吃好几颗了。”

女人回头怒道:“你再捣乱我带你学英语了啊。”

这招非常管用,小女孩顿时就像不存在一样消声了。

女人这才拿起一颗小番茄送了过去:“来,科长张嘴。”

“好了,别埋汰我了。”男人拿过番茄,拍了拍腿道,“还不是因为负过伤,立过功,到岁数自然就提了。”

“是么?”女人笑道,“我可跟你们办公室的张慧经常聊天的,她说是你表现一直很稳定,上面领导开会一致认可提拔的。”

“嗨,都是官方说辞。”

“还有,张慧还告诉我,你从没负责过文书工作。”

丈夫提肛一紧,一整颗小西红柿硬是咽了下去。

“……报告,总是要写的嘛。”

他说着,又是一慌:“你没跟张慧说我老写东西吧?”

“这哪能说。”妻子这便放下盘子,挑眉一笑,“公务员可不敢搞副业。”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天到晚跟那儿啪啪啪的,一开始还以为是网聊呢。”妻子捂嘴笑道,“有一次我偷偷拔了网线,过了半个小时你都不知道,还跟那儿啪啪呢。”

“嗨……”男人傻傻挠了挠头。

如释重负。

还好是这么被发现的。

点开正文怕是要离婚了。

“科长啊,你说说你。”妻子笑着推了下他的脑袋,“我也没拿你的工资卡,至于这么小心翼翼挣稿费么?”

“啥稿费不稿费的。”丈夫抓了把西红柿叹道,“就是喜欢,能给彤彤赚个培训班的钱,咱俩留下来点钱旅游就好了,上次还是三年前呢……”

“都这么久了?”

“嗨,也不知能不能成。”丈夫这便摆正了椅子,“彤彤第一个暑假,咱们争取玩次大的。”

“看你的了,科长!”

“都说了别叫这个……”

……

宴会厅的主席台前,樊清峰正唾液横飞。

“抱歉了诸位,今天的时间只够说这么几句。”

“网络文学,讲究一个时不我待,我必须要走了。”

“新的一年,我也鼓励大家放下过往,能走的都走出去看看。”

“越是看不起,就越要了解它。”

“越是看不上,就越要改造它。”

“提高自我,弘扬正风!”

“我的讲话就到这里了。”

“同志们吃好喝好,清峰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一屋子人齐齐起身,满面笑意。

樊清峰这便从秘书手里接过杯子,高高举起,慷然高呼。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吟罢,仰首一饮而尽。

“好!”

同志们觥筹交错,喝彩连连。

樊清峰这便与同志们挥手作别,走出了宴会厅。

这一路同志们都在窃窃私语,笑得很灿烂。

大约是感受到了自己传达的精神吧。

旁边的秘书,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一路将樊清峰送到酒店门口,半个字也没吐出来。

“好了小邓,我打好车了,你回去吧。”樊清峰朝一辆出租车挥了挥手道。

小邓忙上前打开车门,眼见樊清峰弯腰迈腿有些吃力,他伸手便要去扶。

“不必。”樊清峰一咬牙,狞起脸“嗯”了一声,便钻进了车子,喘了口气才扭头笑道,“我还年轻呢,你这样我可就不高兴了啊。”

“樊老师……”小邓面色一软,握着拳头道,“您真的没感觉到么……刚刚的讲话……其实在他们听来……”

“唉,君子和而不同。”樊清峰只笑道,“没经历过我这些创作历程,自然是无法理解我的话的,我只管将自己的领悟分享开来便是了。”

“不是这个意思……他们在……”秘书几次努力,却怎么都没说下去。

他们在笑你呢啊!

真的感受不到么?

“小邓啊,不瞒你说,现在我已经想开了。”樊清峰却依旧一脸自在,“别人的眼光,不重要,保持自我,做下去,做出色,总会有欣赏你的人出现。”

“主席……”秘书红着眼睛道,“不论其他人怎么想,您说的每个字我都谨记在心。”

“好了,你快去敬酒吧,也代我与同志们多喝几杯。”

“一定!主席也一定注意身体啊!”

秘书这才把门关上,目送着车子远去。

双拳逐渐攥紧。

事已至此。

不管了。

樊老师的笑容,就由我来守护!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